您的位置: 包头新闻网首页 » 教育 » 在线智库

【美文欣赏】故乡 中秋 母亲

每到月圆,总会想起童年,想起母亲脊背上沉沉的柳条,想起油灯下那双粗糙的捏着针线的手。

童年是在山西的一个偏远、贫穷的小山村度过的,那儿便是我的故乡。那时家里很穷,穷到什么程度我甚至不敢去回味。迫于生计,父亲在我刚刚出世不久便离家到包头工作了,我随母亲和两个哥哥住在农村,靠母亲种地、喂羊生活。父亲只在过年时才回来。有一次我望着这个陌生的男人对母亲说:“妈,咱家不用外人。”母亲看看父亲流着泪说:“一走一年连孩子都不认识你了”。那以后,我就记住了父亲的模样,总问母亲:“爸爸住的城市是什么样子?”凭着母亲的叙述,我便常幻想:有一天全家人围坐在城市宽敞的小楼里,吃香甜的西瓜、月饼,还有好多好多的东西......

一共在故乡过了五个中秋,起先的几个中秋实在太小不记得了。在故乡过得最后一个中秋,母亲用仅有的一碗白面给我们擀了一顿面条,我和两个哥哥每人少半碗。母亲坐在炕沿上,边看我们吃饭,边拿小刀划着一颗西瓜。一个个均匀的瓜瓣在她手里被刻出来。母亲用盘子把挖好的西瓜摆上,又把一块自家做的玉米面和白面的月饼切成五份,同样摆在盘里放在窗台上哄我们:“月亮婆婆出来了,月亮婆婆来我们家呀!等她吃完,你们就能吃了”(长大后才懂得,这在故乡被称做“供月”,谓之供奉月亮,带来福份之意)。于是我们便趴在窗台上,“贪婪”地望着西瓜和月饼,盼着月亮快点儿吃完。过了很长时间,母亲取下“挖圆”西瓜和“团圆”月饼,分给我们每人一份,她也吃了属于自己的一小块,把剩下的一份用布包起来放进了柜里。我们知道那一定是留给父亲的(因为吃了供过月的饼子,一年都能安康)。

那晚的月亮好圆、好亮。一觉醒来,母亲仍坐在油灯下纳鞋底,针线不停地上下穿梭着。就在那天,我第一次记住了中秋,也记住了母亲手中永远做不完的针线……

第二天,母亲依然早早起来,给我们熬好作为早饭和午饭的玉米糊糊,摆上一碟腌好的苦菜,然后牵着她的羊下地了(地离家很远,母亲中午常常不回来)。太阳落山的时候,母亲背着一背的青草和柳条回来了,身后跟着那只大母羊。小羊羔“咩咩”地叫着跪在大羊身下开始吃奶了,我们也把母亲团团围住,抢着报告这一天家里发生的事情。

就在那年冬天,我们随父母一同来到这座梦寐已久的城市——包头。随着父母努力的工作,日子一天天好起来。后来,我们兄妹三人开始一个个长大离开了家。有时,中秋家里就只有父母两人过节,于是与哥哥们相约:“一同回去,陪父母过一个像样的中秋节,全家围坐,燃几支蜡烛,分吃了一块精致的大月饼——当然一定是供过月的”……

三十多年过去了,分在外地的哥哥也调回包头工作了,家里的中秋又热闹起来了。虽然吃过许多儿时不曾想象过的美食,然而终究少了儿时的乐趣。因此,每到中秋就会想起童年的日子,想起母亲被柳条压弯了的脊背和油灯下不停穿梭的针线,还有就是那两只跪在母羊身下吃奶的小羊羔。

唉!真怀念童年的故乡——那个贫穷落后却留下许多快乐的地方。(文/李玥)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责任编辑:李亚沛
0
关键词: 母亲 中秋 月饼 月亮